武汉:抗“疫”战中的社区生活
来源:武汉:抗“疫”战中的社区生活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2:49:25


3月16日,樊瑞收到志愿者同伴发来的信息,内容是招募重组新冠疫苗志愿者。随后,他就和同伴一起报名并进行了身体检查。据公开信息显示,Ⅰ期试验需要的志愿者并不多,仅限武汉地区常住居民,年龄18-60周岁。志愿者会被分为低剂量组、中剂量组和高剂量组三组,每组36人。经过筛选和体检后,符合要求的志愿者可以接种疫苗。樊瑞便是低剂量组中的一员。

墨西哥当地时间3月28日,墨西哥卫生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目前墨西哥的疫情防控还有“最后的机会”,呼吁民众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内,进行自我居家隔离,通过这种方式,尽可能延缓疫情的发展,并且只有这样才能把墨西哥有限的医疗资源集中起来救治病患。

樊瑞是江苏泰州人,在武汉工作。原本,他订好了大年初一回家的机票,不料1月23日武汉封城,樊瑞回不去了。2月初开始,他做起了志愿者,每天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,帮助来武汉驰援的专家们运送生活物资,“看到哪里有需求我就会过去”。

他在电话里听完我的转述,沉吟了片刻,说:“下午我还有一个省卫健委的会,明天一早飞过去行不行?”

岁次庚子,新年伊始,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骤然而至。

1月18日后的两个月里,他出席了多少场新闻发布会?回答了多少个记者提问?他为何数次面对镜头流下热泪?在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,他觉得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时候?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他带领的团队,也是要么坚守广医一院救治重症患者,要么在第一时间驰援湖北,接管当地的重症监护室。

我们登上了下午5:45发车的G1022次车。列车长帮我们在餐车留了两个座位。我如释重负。这比板凳强多了。

墨西哥卫生部发言人给出的理由是,“病毒的高危传播期是从携带者开始出现症状之后才开始”,也就是说总统跟目前已经确诊的州长接触的时候,这个州长还没有出现症状,所以总统被感染的“可能性极小”,因此不需要进行病毒测试。另外他还强调,病毒检测是针对已经有症状的人,如果对总统洛佩斯“没有症状的人”进行测试,是“没有医学意义的”。这样的表述在民众中引发议论,因为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之前曾公开表示,在需要的时候,他愿意接受病毒检测。